中国式教育,十年寒窗,一朝破冰,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从这冰封里怒放出万朵蔷薇,也许只能做狗尾草,也许只能孤芳自赏。来自草原天路的孙浩轩不甘做野草,所以他到了莱姆顿。四年的高度自我约束,成就了他蔷薇色的梦。


20岁,莱姆顿才教会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孙浩轩,跟很多并没有对未来有强烈规划意识的高中生一样,选择莱姆顿纯属偶然。开始只是定了一个大概的方向,要学经济,而且又想将来出国留学,所以感觉双语教学的莱姆顿可能是条捷径。没想到,这条“捷径”并不轻松。

 在普通的国内大学里,有老师有辅导员,还有种种家长式的设置来管束行为,但在莱姆顿完全不同,孙浩轩回忆说,一开始很不适应,在这里完完全全要自己约束自己。刚入学时,20岁的孙浩轩竟然发觉自己跟个小学生一样什么都不会。这不是说儿时要学的叠个衣服洗个脸什么的,而是所有的事情自己计划,自己处理,自己披荆斩棘。所以,从进入莱姆顿的那一刻起,孙浩轩从自己预订教室,自己确定小组讨论主题开始,一点点开始了自己真正的人生规划。

 对于外教授课,孙浩轩深深感激在莱姆顿这四年,记得他一开始还抱怨过,语言关是那么难过,但他也记得,大一在赵天慈辅导员的班级里面,受到怎样的鼓励和支持,然后他才能怎样的努力和坚持。那时候,怀了孕还在带大一班的赵天慈辅导员在新生的眼里充满了母性的光辉。转眼四年,不仅语言关顺利通过,孙浩轩已经完全适应了全英语授课的教学模式,之后的留学之路,他走得顺风顺水。“我现在特别有这样的感受,如果在国内一般的大学毕业而不是莱姆顿这样的中外合作学校,毕业以后去留学就要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那要比大学四年的辛苦可怕得多。”

 莱姆顿的教学理念并没有给学生规定太多的条条框框,但孙浩轩在这四年里真切地学会了自律。银行与金融专业的课程那么繁复,他学会了搞清楚科目的构成和评分标准,学会了选外教的课,学会了选择今后留学的学校,学会了独自上路。


从经济到人力资源,孙浩轩的选择愈加坚定


 从莱姆顿学院毕业,孙浩轩拿到了澳大利亚三个大学的邀请,国立大学、悉尼大学和莫纳什。此时的他,已经不是刚入大学时候的毛头小伙,而是可以理智地分析各个大学的优劣,莫纳什算是垫底。经过反复权衡,他选择了悉尼大学。悉尼大学是一个集科技师资及各方面建设于一体的非常高端的一个学校。高端同时也是双刃剑,如果没有准备好的话,很可能无法毕业。

 选专业的时候又是一道坎儿,因为将来要在澳大利亚就业,学经济的竞争力很大,但是如果学人力资源的话会相对轻松一些,以后就业走向社会的话,入门也会比较快。所以,孙浩轩在经过详实的比较分析之后,进入了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人力资源专业读研。

 从莱姆顿到悉尼大学,孙浩轩学到的自律极大地帮了他的忙。因为已经适应了莱姆顿“所有都要靠自己”的节奏,他发现自己在没有人约束别人的悉尼大学简直是如鱼得水。他的目标清单,可以精确到小时甚至分钟,这样他对科目和课程就都有了自己的高度认知。

 到悉尼大学之后一年,极端快节奏的学习生活并没有摧垮孙浩轩的意志,反而让他愈加坚定自己的选择。因为表现优异,他一边继续读书一边已经和一个大公司在进行一些小项目。项目不是很大,但是每一份项目他都用心去做。那座他以为永远无法企及的冰山,正在渐渐融化,正在露出肥沃的土地一角,土地之上那些含苞的蔷薇,已经渐渐盛放。

 

个人简介:


    吉林大学莱姆顿学院2014级银行与金融专业毕业生,本科毕业后赴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就读人力资源专业研究生

 

孙浩轩寄语:


 学校的建设的话我觉得我有一句话要说,希望我们的学生不要觉得在莱姆顿学校学习的这个过程是很艰难的,我也明白这个英语不是大家的第一语言,是我们是第二语言,所以英语相对来说是有一些难度,但是如果你也有要出国的这么一个理想或者想法的话,请一定要学好英语,学好写作。如果你的写作问题是一个写作是有一个问题的话,那么你来这边的话你就会发现很难会拿到一些高的分数,所以我就希望是老师和可以和学校领导配合,然后我们把写作这个问题确实要提高一下,因为我也是从那边过来的,然后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写作能力确实是有待提高的。

    首先要祝我们的母校20周年生日快乐,其次我希望我可以和母校共成长,然后希望母校越办越好,然后也希望大家能够在母校中生活的越来越快乐,学习越好,谢谢大家。


2019年11月20日

马小羽:暗香浮动写出命运之花
孙智伟:莱姆顿为我拉平起跑线

上一篇

下一篇

孙浩轩:莱姆顿式自律让我开启冰封的蔷薇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